"龙子龙女"遇出生"遭遇战" 从此踏上"拥挤"人生路

????龙年扎堆生子!结果是什么?——孩子一出生,就登上拥挤的成长“公交车”。这只是开始,这辆“公交车”还将载着他们在人生路上一直“拥挤”前行……

????“龙子龙女”吹响出生“集结号”!于是,人们看到,产科病房不够用、月嫂坐地涨价……

????然而,这只是市民龙年扎堆生子现象的浅层影响。

????昨日,市内外人口专家表示——

????这类生育高峰深层影响更表现在孩子未来的教育压力和社会保障资源分配领域。

????一场“遭遇战”

????今年“龙宝宝”扎堆恰逢我国第四次生育高峰,这使他们在未来将面临更大的生活压力

????“今年是我市的第四个生育高峰”,我市人口专家戚功教授说,“这是龙年人口生育的大背景,不能孤立和简单的看待市民龙年扎堆生子现象。”

????其实,我市在2007年起就和全国其它省市一起,进入新中国的第四个生育高峰。

????那一年,恰好是中国传统的“金猪”年。

????由此,市民希望生“金猪宝宝”的愿望与生育高峰叠加,我市当年的人口出生率就出现抬头趋势,并最终成为重庆直辖后,人口出生率最高的一年。

????这并不是个案——

????2008年,“奥运宝宝”成为家长追逐目标。受此影响,我市当年人口出生率成为直辖后的第二高,仅次于2007年。

????北京大学社会学人类研究所教授陆杰华认为,我国正处于新中国成立后的第四次人口出生高峰,近几年的出生人口每年都以几十万人的速度增长。

????研究数据显示,我国去年的出生人口为1600多万,预计今年全国出生的人口将达1700万。

????陆杰华说,新增人口数据波动超过10%,不仅会加重个人生活压力,还可能影响社会经济发展。

????前车之鉴

????专家认为,生育高峰是一个社会现象,它将造成多个方面的社会压力

????13日,27岁的杨刚和妻子潘瑜正在医院等待着自己的“龙宝宝”诞生。

????在他们心里,能有个“龙宝宝”是一种幸运和福气。

????杨刚说:“龙是中国文化中的吉祥物,生‘龙宝宝’在婚前就已计划好”。此时,在他妻子床位旁,一对来自北碚的年轻夫妇,已在前一天喜得“龙女”。

????对于夫妻们的心愿,专家们另有解读。

????陆杰华认为,家长们扎堆让孩子在龙年出生,会让孩子从出生起就登上拥挤的成长“公交车”,并从此一直在这条拥挤人生道路上走下去。

????这并非危言耸听。

????2007年当“金猪宝宝”大量出生后,北京市幼儿园曾在随后数年内出现过17万个学位供给不足现象;

????2000年“千禧宝宝”出生后,类似问题同样也在这批孩子进入幼儿园时暴露。

????如今,已出现的“龙宝宝”生育高峰一定也会给学前教育带来压力。此外,这种影响还会波及到中小学,高考的竞争也有可能进一步加大。

????我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坦言,生育高峰带来的另一个压力是就业压力。可以预想,若干年后,“龙宝宝”们面临的将是竞争更激烈的就业环境。

????有专家认为,生育“龙宝宝”虽然是每个家庭自己的事,但一旦成为一种社会现象,形成生育高峰,由此产生的社会问题需要得到足够的重视。

????明天会快乐?

????“龙爸龙妈”今天以生“龙子龙女”为快乐;明天,孩子们或许就会因为压力而烦恼

????戚功认为,市民扎堆在龙年生子,其实只是受一种传统文化的影响,图的是吉利。

????“其实没有必要如此”,他说,“孩子将来能不能成才和在什么年份出生没有关系”。

????相反,如果大家都集中在某一个年份生孩子,只会给孩子将来的成长增加压力。

????专家认为,人类虽然对自己的生育已有“选择性”的技术条件。但是,如果过分强调“选择性”,就会造成人为的生育“高峰”或者“低谷”。

????事实证明,这样的做法不仅违背人口生育规律,而且必然会给社会带来种种压力,更加重要的是会给社会公共资源的配置与利用带来压力。

????记者 杨帆 实习生 徐媛

分享本文到:

热点推荐

最新阅读

反馈
X